文苑擷英

張靜云 散文——《杏熟了》

作者: 張靜云     時間: 2020-08-18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杏熟了


對于故鄉,幾乎每個人都會都刻骨銘心的感受。拿破侖說,哪怕蒙上他的眼睛,憑借嗅覺,他都能回到故鄉科西嘉島。因為那里的風,總帶著一種植物的獨特氣味。和他一樣,在這個夏風習習、夏意濃濃的季節,我也聞到了這種專屬于我的特殊氣味--故鄉杏的甜味。

我的家鄉杏林,坐落在寶雞市扶風縣的一個小鎮上,因醫家石泰住此為人醫病,治病不收報酬,凡經他治愈之患者,只需為他種杏樹一棵,久之,杏樹成林,因而得名。所以,在老家幾乎家家戶戶都會在院子或者果園種上一兩棵杏樹,我的家里就有一棵。

每年這個時候,老家蘋果園里的杏便慢慢地成熟了。擠在一起的杏子把樹枝壓得低低垂垂,就像一頂綠色的大傘,綠里發青,青里帶白,白里泛黃,黃里滲紅的杏像一個個調皮的孩子,將腦袋從一簇簇綠葉中伸了出來;杏樹底下是奶奶最得意的菜園,一輩子勤勞的奶奶總是把自己的菜園打理的井井有條,除草、施肥、搭架、澆水,好像一有時間,她便泡在菜園里。等到夏收過后,黃瓜、西紅柿、茄子、辣椒、豆角……便相繼成熟,酸甜可口的沙瓤西紅柿、味正香脆的黃瓜等都是現在再也吃不到的味道。

家里的杏具體是什么品種我已經記得不大清楚了,只知道它未成熟時是微甜的,等到變黃,變紅成熟反倒帶了些許酸味,而且越紅越酸,很是奇怪。但因為家人都不太喜酸,所以家里的杏基本裝進了我的肚子,如此一想,當時真該感念這顆品種怪異的杏樹。

奶奶常說:桃子養人,杏子傷人,李子樹下埋死人。因此家人一次只允許我們吃35個杏,再多就不給了??勺祓挼奈铱偸钦J為家人在危言聳聽,幾顆水果怎么可能要人命呢?所以我總是趁家人午睡打盹的時候,悄悄潛入果園,偷摘一些來過過癮。一次、二次、三次,時間長了,伸手能夠到杏的地方全被我搜刮的干干凈凈,于是抱著樹干晃,抬腳有力踩,甚至找根棍子打,反正是想法設法也要吃到。撿起掉落在樹下草叢中的杏,來不及擦拭便直接咬一口,汁多肉厚,香甜可口,兩三口便只剩下了圓潤的杏核;有時候稍不注意,黃色的果汁就順著嘴角滴在了衣服上,留下了許多沒法掩蓋的偷吃證據。直到有一次,因為吃得過量,晚上上吐下瀉,最后竟引起了高燒,搞得家人大晚上還要送我去村衛生所打點滴,爸爸生氣的要將杏樹砍了去,看著家人焦急擔心的模樣,我第一次覺得杏好像也沒有那么好吃。

那次病好之后,我漸漸地不再那么喜歡吃杏了,相反迷戀上了吃杏核??赡苁且驗樾雍嗽浇涝酱枷?,也可能是杏核沒有那么傷身體。

見我如此,媽媽便去地里,把被鳥啄爛的、曬傷的、有蟲的壞杏全部撿回家,然后掰開把核挖出來,再沖洗干凈,然后用榔頭砸開。砸核是個技術活,有時候有力過大,杏核被砸碎,媽媽便自己撿起來挑挑里面夾雜的殼,倒進嘴里,給我的永遠是一顆完整的、飽滿的杏核;有時候因為杏核沾水在砸的時候總是會滑溜,所以經常是一邊砸核,一邊找核,有一次被大姑父瞧見了,他便找來一個板磚,在橫面上鑿一個杏核大小的洞,將杏核卡在洞里,既防止了滑溜,還防止因為力道不均而把杏核雜碎,可謂是一舉兩得,也讓我對這個能說會道,孝老愛親的大姑父刮目相看。

就這樣,杏樹和我們兄妹三人在一年年的長大,爺爺奶奶卻因生病相繼過世,父母也去了城市幫哥哥帶孩子,家里不得已便把三畝地的蘋果樹全部挖了,包括那顆承載著童年歡樂的杏樹,還有已經雜草叢生的菜園。

(陜焦公司  張靜云)

上一篇:馬永團 攝影——《火烈鳥》 下一篇:亞東 詩歌——《請別再抱怨 我的朋友 (外一首)》
日本无卡高清无码视频_一日本道不卡高清a无码_亚洲高清无码视频网站在线